<rp id="oqxbx"></rp>

        1. <td id="oqxbx"><menuitem id="oqxbx"></menuitem></td>

          <big id="oqxbx"></big>

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oqxbx"><menuitem id="oqxbx"></menuitem></code>
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oqxbx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1. <kbd id="oqxbx"><sub id="oqxbx"><nobr id="oqxbx"></nobr></sub></kbd>
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oqxbx"><button id="oqxbx"></button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oqxbx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2. <thead id="oqxbx"><ruby id="oqxbx"></ruby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3. <mark id="oqxbx"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oqxbx"><var id="oqxbx"><strong id="oqxbx"></strong></var></noframe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head id="oqxbx"><sup id="oqxbx"></sup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d id="oqxbx"><menuitem id="oqxbx"></menuitem></t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oqxbx"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!手机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页灵异 → 冥夫缠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冥夫缠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子不语 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完本免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冥夫缠身》小说又名《阴婚鬼嫁》、《千年阴缘今生爱》,是由网络作家子不语所著,书中的主角是王元宵赢湛。王元宵决定二十岁生日那天,将自己的第一次,交给相恋多年的男友。可万万没想到,那一晚,却给她带来边边恶运缠身。在一天值班夜里,遭受恐怖的一幕,大难不死的王元宵,按着外婆的指示,本以为是去除身上的邪气,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结下阴亲。新婚夜里,她与这自称赢湛,且看不清五官的男人,度过了可怕的第一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顾安走回人行道,额头上都是虚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一把扯开他的外套,肩膀上两排黑色的牙印暴露出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中牙蛊了。”看见背叛者顾安中蛊我并没有想象当中的暗爽,反而?#37027;?#24456;复?#21360;?br />   “是殷倩倩中的那种嘛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对。”我脑中不?#21283;?#24819;起赢湛的那段话,他说过:其他男人,就算死了也与你无关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0万字更新:2019/05/1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线阅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冥夫缠身》小说又名《阴婚鬼嫁》、《千年阴缘今生爱》,是由网络作家子不语所著,书中的主角是王元宵赢湛。王元宵决定二十岁生日那天,将自己的第一次,交给相恋多年的男友。可万万没想到,那一晚,却给她带来边边恶运缠身。在一天值班夜里,遭受恐怖的一幕,大难不死的王元宵,按着外婆的指示,本以为是去除身上的邪气,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结下阴亲。新婚夜里,她与这自称赢湛,且看不清五官的男人,度过了可怕的第一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费阅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顾安走回人行道,额头上都是虚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一把扯开他的外套,肩膀上两排黑色的牙印暴露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中牙蛊了。”看见背叛者顾安中蛊我并没有想象当中的暗爽,反而?#37027;?#24456;复?#21360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殷倩倩中的那种嘛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脑中不?#21283;?#24819;起赢湛的那段话,他说过:其他男人,就算死了也与你无关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句话中的其他男人,难道指的就是顾安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赢湛早就知道顾安中蛊才告诫我,他到底是何方神圣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想死,元宵,我们去找你外婆,她神通广大一定可以救我!”顾安几乎要跪在我面前,双眼?#26032;?#26159;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?#36816;?#26089;就没有男女之情,最多只剩下怜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外婆要是?#37034;?#27861;,殷倩倩也不会死!但是你要能找到一只啄死过其他鸡?#26657;?#28020;血而生的大公鸡,或许就能得救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啄死过其他鸡仔的大公鸡……你说的是斗鸡场上的斗鸡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顾安的话让?#19968;?#28982;大悟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家养的那只大公鸡正是三年前外婆从斗鸡场买来的,?#19968;?#28165;楚记得当时鸡仔被提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鸡血,鸡冠子都给斗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就是斗鸡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跟我走,我老家的山里就有这种鸡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过神来的时候,顾安已经拖着我坐上去他老家的大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哎哎,停车!怎么到站不停呢!”在一个荒僻的山道岔口前,顾安大叫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卖票员用异样的眼神打量我们,充满了戒备,“这里可是歪脖子山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没错,我们就这站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顾?#24598;?#30528;我下车,动作?#34892;?#31895;鲁,好像被发现了一件不太光彩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时已经快到正午,山腰上的村落里传出了袅袅炊烟和一些呛鼻的烧焦味,村子外就能闻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味道我从小闻到大,外婆每次做法术之前都会在铜盆里先烧一些元宝?#35282;?#38177;箔烧焦后就是这个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子里很幽静,?#21487;?#22823;都年久失修,屋外也没几个行人,看上去颇为萧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安,这个节骨眼你回来干嘛?你爹没和你说村子里——,咦,这位是?”一个满头白发的驼背老太出来倒香灰,看见我们大吃一惊,她好像有一肚子的话要对顾安说,碍于有我这个外人才没说出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她是我医校的学妹,王元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好,都是高材生,欢迎欢迎!不过这几天村里出?#35828;?#20107;,不留外姓人,你们两个在太阳下山之前一定?#32654;?#24320;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知道了,太婆。那个,东叔家现在还养斗鸡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人都没了,还养?#35009;矗?#37027;些鸡都还关在棚子里,一个多月也不知道死活了。”老太摇着头离开,走出老远还能听见她无奈的叹气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近西山附近的村子都有斗鸡的风俗,顾安问的这个东叔,正是他们村子里有名的鸡王,谁家的鸡都斗不过他们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东叔是按照辈分叫的,其实东叔今年才只有14岁,他爸妈死的早,东叔就养了许多鸡仔寄托感情,只可惜英年早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顾安领我走去东叔家,一进门就看见厅堂里供着一张黑白照,跨过门槛的时候我不禁打了个冷战,房间里的空气似乎降低了几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鸡棚就盖在后院里,用巨大的墨色纱布罩着,听不见丁点声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斗鸡不会都被饿死了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顾安摇摇头,掀开纱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!”鸡棚里的景象让他惊呼着后退了好几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掀开纱?#24049;螅?#39039;时飘出一股子恶臭,鸡棚里遍地都是公鸡早已腐烂的尸体。蠕动的蛆虫密密麻麻的覆盖在公鸡的眼睛、嘴巴等部位,成堆的?#26434;?#21985;嗡乱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几乎作呕,立马拿出手绢捂住口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快看,那根桩子?#21283;?#36466;着一只!”我激动的指着鸡棚中唯一一只活鸡提醒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它?”顾安的表情比?#19968;?#35201;惊讶,好像早就认识这只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只大公鸡非常与众不同,是一只翎毛都快?#27735;?#30340;老公鸡,鸡脚上的蹬子已经长出半寸多厚,而且它还是个独眼龙,另一边的眼眶里和外婆一样,是个深陷的大窟窿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让人惊奇的是,断食半月,这只老鸡一点不见消瘦,反而身体浑圆。反倒是地上躺着的这些死鸡一个个瘦的没?#20572;?#25105;一个激灵,难道鸡棚里的鸡都是这只独眼老鸡啄死的,再用鸡尸养蛆,自给自足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越想越觉?#32654;?#22855;,都说?#27515;?#25104;精,这只老鸡莫?#19988;?#26377;了灵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鸡爷爷,我是逼不得已,您老可不能怪我啊!”顾安一边卷起袖子,一边向这只老鸡赔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守在鸡棚门口,不太忍心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顾?#37096;?#35201;摁住老鸡脖子的时候,老鸡突然睁开仅剩的那只眼睛,狠狠的盯着顾安,紧接着一跃而起,从他头顶飞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快帮我抓住他!”顾安气急败坏的吼道却已来不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鸡用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震慑住我,眨眼就从我脚边溜走,飞出围墙不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子里的?#21487;?#37117;是依山而建,夏天?#33046;幻?#30427;,再想进山找鸡已是痴人说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了公鸡,顾安彻底绝望了,蹲坐在只剩下鸡尸的棚子前面如死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默默在旁陪着,快到傍晚的时候,太婆带来了一个大眼睛瓜子脸的美女来找我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李珂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王元宵?你怎么会在这里!”都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李珂看见我,原本小鸟依?#35828;?#34920;情立?#22871;?#21464;成咬牙切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太婆是掐着表来的,也不管我们之间到底是?#35009;?#20851;系,扯着嗓子说:“天要暗了,你们有?#35009;?#20107;出村再说,这几天村子里不留外姓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差不多是被太婆赶出村子的,李珂?#26029;?#30340;勾着神情恍惚的顾安走在前头,我走在后头看着他们成双的背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刚才,太婆的眼神太不自然了,村子里到底出了?#35009;?#20107;才让她这样如临大?#26657;?#36824;有这个村子里的人都到哪里去了,东叔又是为何英年早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多的谜团像是一块巨石压得我胸闷,我隐约觉得有一些诡异的事情正在慢慢的联系在一起,可一时半会又理不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边走边想,太阳完全?#30001;?#23782;的边缘落了下去,带走了最后一抹余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珂突然来一句,“车站还有多远呀,都走两个多小时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顾安同时停下脚步,警惕的向山下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到?#35828;?#20102;,本就崎岖的山路几乎被夜幕吞噬,顾安打开手机照明,发现我们竟不知不觉走到了一条完全陌生的小路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怪了,这条路,我从没见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珂揉着膝盖,嘟嘴抱怨:“那怎么办?人家已经走不动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搓掉手臂上的鸡皮疙瘩,打开导航定位,手机里显示的地标让我一下懵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干嘛一副坑爹的表情?”李珂抢走我的手机去看,吓得差点摔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机地图上显示,我们一直都在原地打转,压根没走出村子的?#27573;А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这座村子的名字也叫我毛骨悚然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殷家村,就是那个所有男人?#23478;?#22812;之间全死光的丧村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珂回过神来,嘴唇发抖的?#21097;骸?#25105;下大巴车的时候,司机让我小心这里是歪脖子山,现在想想歪脖子不就是上吊的意思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到西?#20171;?#20202;馆里躺着的那些殷姓男尸,我一下头皮发紧,觉得这座山到处都充满古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怪不得太婆一直催着我们在?#31456;?#21069;下山,她是怕顾安也和村里的男人一样,上吊自杀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这种情况,外婆给的黑伞中记载过,称为“鬼打墙”,意思就是咱们被脏东西迷?#25628;?#30555;,只会原地转圈。遇到这种情况,只要等太阳出来就能走出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走了一阵还是找不到出路,顾安和李珂终于肯听我的建议,就地生火,三人紧靠在一起等日出再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珂当仁不让的夹在我和顾安中间,我倒也觉得省心?#20185;?#30524;想着自己的心事,顾安不断往火堆里丢柴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渐渐深了,李珂推醒我,脸上写满慌张,“快醒醒!顾安不见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周漆黑一片,远处的山里并没有火光,顾安就这么黑灯瞎火的进林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糟糕,不会是顾安体内的牙?#21697;?#20316;了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李珂做了两支火把,跟着地上的脚印找进山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?#23478;?#21051;钟后,李珂突然拉住我,压低了嗓音:“你,有没有听见鬼哭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凝神细听,林子深处确实?#23567;?#21596;呜”的声音传出。但这并不是李珂所说的鬼哭,而是白天从鸡棚里逃出来的老公鸡发出的低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鸡和人一样,年纪大了之后嗓子?#19981;?#21713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我也知道,普通的公鸡一般只会在白天打鸣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快,我们找到了那只在夜里打鸣的老公鸡,也找到了失踪的顾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公鸡一边打鸣,一边引导着顾安向前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珂刚想开口叫他,被我捂住了嘴,“嘘,那里还有一个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是一块一米多高的大石头,李珂只看了一眼就被?#26049;?#36807;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见,石头上一动不动的蹲着一个穿着藏蓝袍子的少年,它的脸?#34892;?#30072;形,舌头塌在嘴外快要垂到下巴,一看就不是活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顾安路过石头的时候却?#35009;?#37117;没发现,仿若那个诡异的少年不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公鸡走走停停,还时不时回头去看顾安跟上没?#26657;?#25226;顾安领到一棵歪脖子树下,大公鸡不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赫然发现,一条上吊用的绳圈就悬在顾安的头顶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权说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网友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您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灵异小说排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气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肖中特期期準免费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oqxbx"></r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d id="oqxbx"><menuitem id="oqxbx"></menuitem></t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oqxbx"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oqxbx"><menuitem id="oqxbx"></menuitem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oqxbx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kbd id="oqxbx"><sub id="oqxbx"><nobr id="oqxbx"></nobr></sub></kb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oqxbx"><button id="oqxbx"></button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oqxbx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thead id="oqxbx"><ruby id="oqxbx"></ruby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. <mark id="oqxbx"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oqxbx"><var id="oqxbx"><strong id="oqxbx"></strong></var></noframe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head id="oqxbx"><sup id="oqxbx"></sup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d id="oqxbx"><menuitem id="oqxbx"></menuitem></t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oqxbx"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rp id="oqxbx"></r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d id="oqxbx"><menuitem id="oqxbx"></menuitem></t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oqxbx"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oqxbx"><menuitem id="oqxbx"></menuitem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oqxbx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kbd id="oqxbx"><sub id="oqxbx"><nobr id="oqxbx"></nobr></sub></kb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oqxbx"><button id="oqxbx"></button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oqxbx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thead id="oqxbx"><ruby id="oqxbx"></ruby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. <mark id="oqxbx"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oqxbx"><var id="oqxbx"><strong id="oqxbx"></strong></var></noframe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head id="oqxbx"><sup id="oqxbx"></sup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d id="oqxbx"><menuitem id="oqxbx"></menuitem></t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oqxbx"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全天实时计划 麒麟彩票三分快三 重庆时时彩破译 七乐彩拖胆价格表 ag假的不能再假 快三网络彩票 澳门银座时时彩平台 分分快三必中大小技巧 老时时彩走势图 三公扑克牌游戏下载 鼎盛平台娱乐 同城游戏手机版下载 mgm美高梅官方绪站 北京pk赛车购买网址 云南时时走势规律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